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晓莲 > 反腐下的偷拍

反腐下的偷拍

可不可以用偷拍或者窃听的方法来反腐或者“反腐”,答案似乎是否定的。无论是反腐呢还是“反腐”呢,偷拍或者窃听的下场似乎都不好。我们在这里介绍了三个案子,其中第三个属于拍案惊奇级别的,希望大家耐心看完。

 

2015年广东:公安纪委书记装GPS跟踪区委书记 偷拍窃听传网上被抓

 

7月21日,汕头市濠江区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原广东汕头市公安局潮南分局纪委书记郑绍鑫非法使用窃听专用器材和受贿案。

根据指控,郑绍鑫曾将通常用来防止私家车被窃的GPS定位设备,私自装到了潮阳区区委书记陈新造的超标套牌车上,以锁定后者出入“高档消费场所”的情况,尾随拍照并上网举报。结果,书记没被告倒,郑绍鑫自己栽进去了。同时被起诉的,还有郑绍鑫的司机周厚武,以及提供设备的李宾云。

2014年3月,郑绍鑫通过朋友找到李宾云,拿到了一套GPS定位设备,通过网站说明调配好。几天后,他自己跑到潮阳区政府大院,将设备装到了陈新造的3.6L排量白色丰田汉兰达汽车下。这台车超标又套牌。此后,他登录网站,就可以查阅到这辆车的大概位置和行驶轨迹。每当发现车辆停到了高档消费场所附近,就驾车去那里盯梢。看到陈新造出来了,就用手机开始拍照录像。

这样的盯梢大概持续了近一个月,成功了四次,然后郑绍鑫整理了陈新造在“陶轩酒家”用餐后出来的录像视频,将部分画面截图后拷入一个U盘,并手写了一份文字材料,交给周厚武去打印并上网。不久,周厚武将上述内容发布到了互联网上。虽然很快就被删除,仍给陈新造带来了很大影响。

郑绍鑫被正式立案的罪名是非法使用窃听专用器材罪。他安装在陈新造车底的GPS定位设备同时具有录音功能。而侦查机关收集到的证据显示,郑绍鑫定位陈新造的那二十多天里,从来没有使用过这个功能。公诉人则表示,这个器材具有窃听功能,并且非法使用了,无论用的是不是这个功能,都构成非法使用窃听专用器材罪。郑的辩护律师反驳,认为如果这么理解,所有具有录音功能的手机等都成了窃听专用设备。

 

2013年湖南:窃听县委书记 三干部获刑

 

湖南怀化市鹤城区人民法院2013年10月22日对麻阳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胡佳武办公室被窃听窃照一案一审宣判,被告人李熠、杨凡、刘阳犯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均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案发前,李熠是中共麻阳苗族自治县委员会督查室干部;杨凡是麻阳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干部;刘阳是麻阳苗族自治县公安局绿溪口派出所所长。法院审理查明,2012年2月,被告人李熠、杨凡、刘阳密谋对麻阳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胡佳武办公室实施窃听窃照。旋即,被告人购买偷拍设备、偷配钥匙并将窃听、窃照器材安装在胡佳武的办公室内。自2012年3月13日起至10月2日止,被告人对胡佳武持续窃听、窃照。随后,三人将部分视频资料经剪辑后存放于MP4内,要挟胡佳武并提出个人政治待遇要求。胡佳武报案后,李熠、杨凡、刘阳先后被公安机关抓获。

 

法院认为,被告人李熠、杨凡、刘阳在国家机关办公场所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严重干扰国家机关的正常工作秩序,造成严重后果,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根据犯罪情节,法院一审均判处三人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该案中,三名被告人所偷拍的视频内容,也始终被外界关注,但这一内容仍未公开。辩护律师翟勇曾对记者称,他从法院查阅到卷宗,“作为本案非常关键的证据之一,却看不到任何有关视频内容的材料,这也是非常奇怪的。”

 

2013年江西:农民偷拍县长收礼被抓,被指破坏政治生态

 

2013年9月18日,中秋节,万载县康乐镇农民汪冬根和儿子汪金亮带着从朋友家里借来的DV和照相机,来到100多公里外的奉新县冯川镇。第二天一大早,两人进入一栋毛坯房内,将相机对准了对面的大门。大门里面是万载县县长陈虹的老家,陈虹平时很少回这里,通常只有中秋、清明之类的节假日才回来。

所拍的视频显示,陈虹家门口,当天来送礼的人员络绎不绝。汪冬根在拍摄视频的同时,还辅以话外音,对这21段视频里出现的送礼人进行了辨认。

陈虹出现在镜头里。由于汪冬根只能拍到陈虹家大门口及开门时所能看到的院子里的情况,视频中没有陈虹亲自接过礼物的镜头。

汪冬根,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早年在建筑工地做泥水工,后来逐渐发展成手下有十来名建筑工人的包工头。2013年下半年,万载县种子公司所在片区将拆迁。汪家曾和当地国资委就房屋补偿问题进行协商,但未达成协议。目前,周围的房子已被拆得差不多了,汪家的这栋房子成了仅剩的“钉子户”。

与此同时,汪冬根的妹妹汪集莲所在的万载县福星村13组的地块也被拆迁,村民不满安置房工程质量,与政府发生纠纷。据13组的数位村民的说法,由于汪冬根平时爱钻研法律、熟悉拆迁,他们遇到困难都会找汪冬根,请他出主意。

汪冬根觉得自己已经处于风险之中。据郭业荣的说法,在汪冬根出事之前,他们已经听到一些风声,说县领导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要给他们一顶帽子戴戴(意思是要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汪冬根决定先发制人,偷拍县长的视频以求自保。

当地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称汪冬根非法调查党政干部破坏政治生态。2015年7月23日,汪案在江西上高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对汪冬根的指控是涉嫌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及诈骗罪。而此前在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上出现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偷拍县长收礼”一事,未在起诉书中出现。

 

总结

 

反腐偷拍如果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可能触犯刑法中的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刑法》第284条规定: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本罪属结果犯,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才构成本罪。所谓严重后果是指由于行为人非法窃听、窃照行为而致使窃听、窃照对象伤、亡、受重大财产损失,严重损害国家政治利益等情形。但在实务中,结果是否严重视被窃听、窃照的对象的职位高低而定。烟台团委书记也曾在受贿时被偷拍,该团委书记因此被停职调查,但偷拍的和上传网络视频的似乎没事。

当然,偷拍出事未必一定是因为使用了专用器材。汪冬根用普通相机拍照也可能因为其他罪名而被起诉。

比较奇葩的是,窃听和窃照的音频和视频资料在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的审理过程中有可能不会被当成证据使用,有时还会神秘消失。如上所述,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是结果犯,窃听、窃照所产生的音频和视频资料是判断罪与非罪的关键证据。证据消失了,不知道还怎么定罪量刑。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