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陈晓莲 > 当“看门狗”走了之后

当“看门狗”走了之后

看了吴晓波的文章《最后一个“看门狗”也走了》,真是感慨良多。

吴晓波在文章中提到:“中国今天的青年知识良心,一半存在于律师界,一半存在于传媒界。

这个行业里一度拥挤着无数的热血青年,他们在学识和行动力上都是一时翘楚……这是一支容易冲动、甚至在商业经验上非常缺乏的青年近卫军,可是,他们确乎是一群充满了理想主义气质的、嗷嗷叫的‘看门狗’。”

与吴晓波的立论少许不同的是,我不愿意把“看门狗”看成是单纯的理想主义的化身,“看门狗”应当有其商业目的,且在理论上应当有合理的经济回报,未必大富大贵,但能够体面地活着,同时被读者们用崇拜与敬仰来加冕和鼓励。从这个角度来说,“看门狗”的最高境界应当是职业精神(Professionalism)的封神,但无论是律师界还是传媒界,职业化的“看门狗”大军始终难以建立起来,或者被有意无意地摧残着,其结果也将是非常可怕的。“这个本来就无比野蛮的商业世界,再也没有愤怒而尽职的‘看门狗’了。就在最近的半年里,资本肆意横行,监管严重空缺,那么多的可疑事件层出不穷,那么多的操纵行为令人发指,若放之于两年前,早已被调查个底朝天,然而今天,你看啊,这一派喜乐祥和,真宛若无度原始的丛林盛宴”。

“看门狗”有的是自愿地走(如秦朔的离去),也有的是被强行带走(比如,网传多名介入某些敏感事件的律师“被失踪”)。当“看门狗”走了之后,一转眼就风平浪静,但这个风平浪静只能存在于二维世界里,活生生的三维世界依然是波涛汹涌。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不能、也不应当把二维世界里的剪辑看成是三维世界的真实投射,否则就是找一片叶子遮眼睛了。

当“看门狗”走了之后其实是没有赢家的,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是哺乳动物而不是爬行动物。爬行动物与哺乳动物之间的不同,重点并不是在它们的外表不同,而在于哺乳动物的喧闹与爬行动物的安静,特别是在它们刚出世的时候。爬行动物的幼仔,刚刚在蛋壳里孵出的时候是非常安静的,而哺乳动物幼崽则出奇地吵闹。进化论的解释是哺乳动物,无论是小猫、小狗还是人类的婴儿,需要通过吵闹来吸引父母的注意及关爱。但爬行动物的幼仔如果不安定,则有可能首先成为其父母口中餐(Christopher Peterson《积极心理学》群众出版社2010年6月第一版第180页)。如果一定要让哺乳动物变得像爬行动物“辣么地”安静,那么整个社会和种族的心智将不再进化,甚而退化。其结果可能是,我们收获了安静的和谐,但失去了喧闹的进步——无论什么样的梦想在爬行动物当中是不可能实现的!

推荐 55